小皮博客 | Xiaopi's Blog

黑、白、灰

午夜的天台,他用望远镜遥望星空,用心感知星云歌舞的绚烂与流光溢彩,捕捉彗星稍纵即逝的光华。
在凌晨释放声音的纯粹与深刻。
下午,他用舞曲演绎盛放的不羁与舞步的华丽。
傍晚,聆听钢琴的浪漫冷静。
他穿行在都市的街头,坚定却迷茫,他穿深蓝、灰白,迷恋都市灰色的钢筋水泥,喜欢遥望蓝色天空,只喝白开水。

“镜子中/看见一张陌生的脸/那眼神/如此黯淡/笑一笑/只牵动苦涩的嘴角/我的寂寞谁知道/像条船在海上漂/北斗星也看不到/谁能够扬起了帆/远远离开这人潮。”

从酒吧出来,喧嚣和热闹立即被孤单的夜赶开。满天的雨,皑没有抬头,不大,却很密。无处躲藏。缓缓的游走,路灯孤单的矗立在雨中,大街上冷冷清清,下午六点三十。
夜色,扩张开来,天空萧索而隐晦。
耳机里面是简单的音乐。不完全的钢琴声。到家应该是六点五十,不会错的。他看着手表上的裂缝,很庆幸。生活可以如此简单。
晚上,还得熬夜。

回到家,接到佳言电话。笑容依旧安静而从容。打开电脑,让房间充满爵士的气息。先是一点点,扩散,再弥漫。雨点打在地上,没有声响。顺着房檐滴下的水珠,节奏明晰,想配乐张扬的鼓点。
厨房里在熬粥,除了雨声。音乐和偶尔过往的汽车,一切都很安静。皑在窗户前面,玻璃上一层淡淡的水雾,夜色朦胧在黑暗中。叹息,又是一个多雨的冬天。

不知道某个角落是否还会有皑一样的男子。不张扬,不隐忍。安静而深刻。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简单。他是个DJ,在酒吧和电台。他是旁观者,用置身事外的文字和图片记录都市表情。钢琴师,漠视冰冷的彗星猎手。
只想远远离开这人潮,却身不由己。手在键盘上敲击,张弛有度。时而激越,时而舒缓。白开水渐渐冰冷,就像回忆,用炽烈烘烤也无法再温暖。这时,他会停下来,遥望天空发呆。
出门时,带上了CD,mp3。八点。总是在狂欢之后感觉孤单,就像从酒吧出来时一样。拦下的士,“雅卓琴行”。要怎样诠释一群人的孤单,或许就是狂欢。像是酒吧里张扬不羁的舞步,喧嚣的音乐,灯光和暗影。莫名的眷恋,车窗外面,灯火开始辉煌。
钢琴是属于冬天的,只有黑与白的冷静与清醒。像雪夜下安静而冰冷单纯的世界。大地一片苍白。
车子乏力的前行,皑忽然想到,原来我在晚上可以一直如此清醒,像冰水的清醒。
很安然的匆忙,皑会在每个假日穿行在都市的大街小巷,看汹涌的人潮,直觉像是风吹落的叶子,敏感而且脆弱。
都市的脸谱总是灰色,非黑非白,很中庸的样子。
《秋日私语》的旋律在指尖缓缓的流淌,透过玻璃橱窗,外面,世界很安静。黑色的天空在诡异中迷失。大都市的喧嚣与自己完全无关,皑想,灯火渐渐熄灭。

冬天,阳光脆弱得令人心悸
遥望天际的阴霾
然后低下头,用冰冷的水
洗去指间仅存的温暖
告诉自己,不要再
留恋阳光

迷离的夜色,干净的童声,仿佛来自天际,遥远而清晰。冬天很安静,而皑会很匆忙。《虫儿飞》,不计得是多久以前第一次听到。音乐声拐过街角,随着远去的汽车的笛声渐渐消失。两秒钟的寂寥。灯火依旧辉煌,停电台历的爵士乐专长,十点四十五,从琴行出来,十分钟,他拦下了的士,“S路后街”。声音安静却富有张力。
外买你小小的雨,被车轮溅起的水花在灯光下色彩明晰。十分钟的车程,到电台。
今晚的专栏是蓝调。克雷格大卫一个人的精彩。皑回忆起。《蓝色天际》是凌晨一点,用许美静的都是夜归人作为四个小时节目的开场。

一场迟到了很久的雪,纷纷扬扬。回忆被冻结其中,用高温烘烤,却怎么也无法融化。
那么,回忆,是零下九十九度的冰冷,零上一度的温暖。一百份的碎片,拼凑起来,会是九十八度的沉默,还是一百度的孤单?

城市的光污染很严重,加上下雨,看不见星空,皑留在房里整理以前的笔记和照片,然后,找了一些资料。
寂寞,总是让他如此快乐。灯火阑珊,窗外,雨突然很大。回忆,却只是冰冷,与温暖的房间反差是如此的大,除去空调,皑的家里,一切都很完备。不喜欢空调的压抑,两室一厅的房子,加上天台的小屋。没有令人空虚的感觉。

戴上墨镜,皑在话筒前坐下,桌上是一杯冰水,如此的清醒而且亲切。全然没有冰冷的感觉,DJ,,很迷人的职业。深夜十一点直到凌晨三点。庆幸的是,总会有人陪着他从开始直到结束。
仅仅只是七分之一的张扬,而后是七分之六的沉默。每个周日的凌晨,皑会通过电波,介绍一本书,一些文字,一种音乐流派和一个国度。
只是回忆,渐渐苍白。
皑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,有着尚可的外表,有人称赞,有人相反。他从来都是有些不以为然。高一,十六。在学校,仅此而已。

天空中依旧充斥着无边的黑暗,星空再也无法巡礼,没有观测计划的时候,望远镜架在屋里。七楼的天台,或许也勉强够得上天文台的资格。

“长大以后,才知道,光着脚到不了的地方,长大,长高,还是到不了。”窗外是冷静的夜,耳边是随性的音乐,张志成的《末日之恋》。穿过无声的风雨。然后介绍到了此时阳光明媚的荷兰。
风车,郁金香,梵高,自行车。那个充斥着迷幻的国度,风车的张扬与郁金香的浪漫,交织着迷离。天南海北,梵高美术馆,安妮之家,赞斯堡,莱克斯博物馆。背景音乐从,《玫瑰人生》,换到《普罗旺斯》。“阿姆斯特丹有165条运河,1128座桥,有北方威尼斯之称,同时有40多家博物馆,很多家音乐厅。”
皑一直迷恋阳光下,和风淡云中缓缓转动的风车。迷恋郁金香绚烂的开放,迷恋海上飘逸的浮云和澄澈的天空。

星空下,皑从来都不觉得寂寞。他只是一直在守望,浩瀚的苍穹,星云绚丽的绽放。除了渺小迷茫的空虚。顺子的《回家》在静静洗去心里积淀的尘埃。然后是班德瑞的《变换之风》。星星们依旧遥远的闪烁。

《似水流年》中有泰戈尔的诗,佚名的词,皑自己拼凑的文字。真实,而且轻盈,空灵。克雷格大卫富有质感的嗓音在吟唱《You Don’t Miss Your Water》,缓慢,。皑在突然间很怀念口琴的声音。
回忆变成废墟,荒芜,满目苍夷,闭上眼睛在梦境中也无法温习。皑很伤感,耳际,呼吸,气若游丝,感觉澄澈透明。
“风车,鹿特丹的童堤镇。琴酒,激烈而且认真。满街穿行的自行车,在和风中,阳光绚烂。海牙的和平馆,哥廷霍夫公园。不可不去。”

上午,阳光出现又消失,孤单的感觉无处遁形。九点钟起来,去房介所挂了一条出租信息。
那年夏天的火热,渐渐远离。念念不忘,又能怎样.
回到家,继续躺在床上。《春野》响彻了小小的房间。皑把写字台搬到了阳台上,虽然依旧看不到阳光。
十一点,皑做好了早餐。凌晨四点二十安然入睡。天空微微发白,仍然是很中庸的灰色。之后,皑去了大街上,漫无目的的游走。
天桥下,摄影师,长发女子,三脚架。都市杂志上用来宣泄或者慰藉都市人寂寥感情的照片的来源。车流,像人跳动的脉搏。
耳际是《Another Day In Paradise》。皑抬起头,仿佛穿过那灰色的天幕,望见了那遥不可及的天堂。

回来,一直觉得很冷。已成习惯。只是他不懂像卡夫卡一样的生活,他太迷恋阳光。然后,他带着相机,四处搜寻。观察者并不知道自己也在被观察着。
中午,泡在书房里看《悲惨世界》,草草的吃完了饭,拿起心爱的口琴,皑笑得很苍白。
寂寞像是尘埃,在她黑色的眸子中,转瞬颓然逝去。天空依旧阴霾,在天边的孤单中忘记沉默。皑用石墨抓住笔尖流淌出的忧伤。一如黄昏中天际的那抹阳光。
然后,是久违的晴天,刚下过大雪的校园苍白而清晰。角落里依旧只有阴影,皑抬起头,遥望着天,充斥着迷茫的音乐声从耳际传来,独自一人。她说过,很喜欢迷幻的感觉。正像午后的感觉。一个礼拜下来,唯一令皑记忆深刻的是他几次在冷风中一人抬着垃圾桶前往垃圾场,费力而且缓慢,只是因为他不想想任何人提出要求。时间无声无息的穿行。再然后,那场雪,落尽番话,精灵的歌声佛如天籁,轻盈而且空灵。视野里是望不到边的纯白,耳边是唯美的音乐。雪地,有情侣嬉笑,拥抱。愈来愈大的雪中,他们愈加坚定。那个冬天,她同样迈着轻盈的舞步,向他告别,伴着华丽的张扬,渐渐远离,低温,他却内心温暖。
或许,皑不会知道,为什么那么薄的一张纸,可以造成如此大的伤口,或许他的手太脆弱。现实中,也许正是你自己不以为然的事情却可以带给你巨大的伤痛,很久都无法愈合。他只是把书从那堆书里抽出来,然后,手指感觉不爽,隐痛的是一个很深的伤口,愈来愈大。很久都没有愈合。

他比黑暗中的花火更寂寞,时钟清晰的声音像是自己的心跳,心里最温暖的角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沉落,不知所踪。
冬天和那场雪一起告别,然后,春天过去,高一过去,拿到结业成绩,不算意外。

一切仿佛在梦境中,佳言的电话打破了持续很久的宁静。第二天下午,皑出现在游泳池边,小城中唯一的公共游泳场所。池水在灯光下泛着诡异的光泽。漫无目的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,看着浑身湿透的佳言,很开心的样子。脑海中却还是那个无所不在的影子。
从来都没有值得特别纪念的从前。
或许,多年后也就正是它们让你不停想念。

下午在家里,重温了一次经典电影《魂断蓝桥》。很怀念黑、白、灰色。时钟很清晰的转动,电风扇在一旁喧嚣。黄昏走出家门,很模糊的气息,淡淡的一层光晕。各种声音细微却清晰,除了阳光的沉默。
电台里,主持人用前线的花诠释着深刻的道理。房租信息受到了回应。几天后会搬过来,房间里是挪威神秘园的《God Is Gone》。
当皑醒来时,天还未亮。电话又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,是父亲的声音,出差的他们很快就会回来,外面有微微的灯光。
皑想起了那个叫做“琥珀俱乐部”的清吧。一切显得混乱而迷离。四处搜寻下一个礼拜“听风轩”已经准备好的资料,却只在书桌上发现了一桌子考卷。打电话给佳言,却忘记了号码,突然间就忘记了。明天,确切地说是今天下午要去酒吧,操纵他很熟悉的DJ乐器,皑突然觉得头痛欲裂,凌晨四点。
黑与白,渐渐开始清晰。没有灰色的过渡,单薄而刺眼。
早上,收到寄来的成绩单,不算意外,皑又想起了什么,在书柜里寻找,却没有另外一张结业报告的影子。或许,只是丢了。一定是丢了什么。
突然间,夏天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。灰色的背景开始道别。告别了令人心悸的阳光,它的灿烂与心灵的贫瘠星辰了巨大的反差。爱反倒宁愿自己身处黑暗的荒原。回忆起了琥珀,爱尔兰的音乐,那双眼睛,有鸽子飞过的痕迹。搬过来的女孩子,和她一样的面庞,突然很模糊。每天都在朝着一个未知的目标前进,却再也找不到房介所,琥珀清吧,父母回家的门铃声已经响起,看着一长串名字最前面熟悉的两个字,感觉呼吸困难。
看不到的地方,梦中也永远到不了。

生活总是如此,非黑非白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标题:黑、白、灰

文章作者:盛领

发布时间:2008年07月18日 - 09:34:00

原始链接:http://blog.xiaoyuyu.net/post/5cee5440.html

许可协议: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。

如您有任何商业合作或者授权方面的协商,请给我留言:sunsetxiao@126.com

盛领 wechat
欢迎您扫一扫上面的微信公众号,订阅我的博客!
坚持原创技术分享,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