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皮博客 | Xiaopi's Blog

告别卡夫卡

没有人说过,一个人一定要经历些什么,才会长大。可我经历了许多,却依旧没有长大。

总有一天,我会离开这里,去那个永远再也看不见沙漠,也看不见大海的地方。那里有最灿烂的星云,最辉煌瑰丽的阳光。

每天在校园里,在最汹涌的人潮中,等待,安静;而且淡漠。我总是在想,如果卡夫卡知道黑洞的冷漠,他还会不会憎恶阳光。早上起床,周遭的喧嚣似乎与我无关,只是打开收音机。不可抑制的回忆从前。或许,像我这样的人,才会去追求那么遥不可及的永恒,和宇宙的永恒相比,恋人们的誓言总是会显得苍白而又乏力。但是,谁又知道,那就不是永恒呢?

思维游离在很远的地方。看着书桌上已经很陈旧的《萌芽》,再也想不起上面的情节。明明已经看过了很多遍的样子。外面是很普通的阳光,斯卡堡集市很合适的响起。很熟悉的歌谣。不是一直在想永远,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,去不了的才叫做远方。于是,很自然的x想起了《Nobody Else》,青梅竹马,然后相守到老的童话。就像宇宙的尽头那么遥不可及。卡夫卡自己也不知道,过去和未来。突然间,《God Is A Girl》就变得很风行,午夜的电台,喧嚣永不会停止。不知疲倦的听着甲壳虫的《Yesterday》,过去,只是无数个昨天的重叠,回忆,同样只是由琐屑与完整堆砌起来的。

卡夫卡不会听重金属,不懂蓝调,不喝冰水,不晒太阳,不知道幻灭的感觉。安安还是很安然的样子,“文字是思维的自然流淌”。宇轩或许依旧寂寞,他们都不懂卡夫卡,我也不懂。可不可以不要有那么多附加的发掘,自己知道就好。他自己也不知道作品居然有这么多附加值。电台里,嗓音沙哑的男人在声嘶力竭的呼喊。“就像梵高永远不会在乎他的作品会买到多高价,他只是浓烈的热爱那些浓烈的色彩。喜欢阳光的影子。可惜,我永远也看不到卡夫卡那么惆怅和深刻的眼神,或许它们像贝加尔的湖水一样清晰而且深邃。

桌子上是紫色空白的相框,我看着漏洞百出怎么也通不过编译的程序,突然间很怀念墨水的感觉,就是感觉怀念。星空里我依旧遥远,虽然那里不是我的家乡,但没有泥土的感觉依旧亲切。想象着相守一生的理由,真的很多,也是感觉。钢琴声听起来深厚而且轻盈,清晰的木吉他,透彻的天籁之音,我依旧在留恋阳光,卡夫卡永远也无法体会。永远不能。我只是觉得很空虚,就像看星战时面对着令人眩目的特效市的感叹,幻想居然比真实更令人震撼,更加深入骨髓。

卡夫卡不会用打火机,明天天还是会很蓝,星星们遥远的闪烁,它们灿烂的时光已逝去千百年,却依旧只是仓皇的一转眼。可是,它们的笑颜还是一如从前,或许人的一生太短暂,千万年都不会体会到星星们的转变,那么亘古不变的样子。那么,卡夫卡会不会遥望星空?体验那种穿越一切的永恒?恒星的恒心比一切都久远,而任何人都只有敬畏——宇宙的黑色背景到底是什么,虚无,湮没还是光芒?

寂寞是自由,繁忙也是自由,风或许可以止痛,从风铃的声音可以听得出来,简迷离在轻声吟唱,我挥手向卡夫卡告别,就像曾经很迷恋的安徒生。曾经炽烈的感觉,开始轻如鸿毛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标题:告别卡夫卡

文章作者:盛领

发布时间:2006年10月28日 - 15:44:00

原始链接:http://blog.xiaoyuyu.net/post/c668eedc.html

许可协议: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。

如您有任何商业合作或者授权方面的协商,请给我留言:sunsetxiao@126.com

盛领 wechat
欢迎您扫一扫上面的微信公众号,订阅我的博客!
坚持原创技术分享,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